岁月难忘--农科所的回忆

发布时间:   字号: [ ]  视力保护色:

农科所的回忆

范恩普

初到贵州

1964年我从北京农大毕业,9月30日来到贵阳。那时贵州只有黔桂线一条铁路,据说只通到安顺,也只有慢车。到贵阳已是晚上,看到几排日光路灯把遵义路照得通明,路面也还宽敞,邮电大楼巍巍壮观,第一印象贵阳还不错。当晚住进黔灵西路省人事厅招待所。第二天是国庆节,阴天下着小雨,我到街上一看,才看清庐山真面目,原来贵阳这么差,街上的房子都是破破烂烂的,除了遵义路,其他街道都很窄。不过东西很便宜,招待所的卤鸡蛋才三分钱一个,街上的腊肉才五角钱一斤。

10月2日一上班,我就到农业厅人事处报到。接待我的是肖昌麟,他告诉我被分配到省农科所工作,给我开了介绍信。10月3日我搭乘农业厅干部参加劳动的汽车赶赴省农科所,我背着行李挤在车门口,分不清东南西北,只觉得汽车在吃力地爬着坡,速度相当缓慢。

我来自华北大平原,对贵州“三无”中的“两无”很不习惯。一是“地无三里平”,我的呼吸系统有毛病,加上高原比平原空气稀薄,我一上坡就喘气。二是“天无三日晴”。我一到贵州,老天就给来了个“下马威”,从10月1日起一个多月,几乎天天都是阴雨。那时整个农科所只有100多米的人行水泥路,其余都是石子泥巴路。不知怎么搞的,我这个北方汉子到这里竟然连路都不会走了,每次出去裤腿上都要甩满泥。看到人家老同志穿着雨靴走路,真是羡慕不已,心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一双高腰雨鞋该多好!过了几个月,我才舍得拿出月工资(当时见习期工资每月42.5元)的三分之一,花了13元钱买了一双高腰雨鞋,穿起来真神气,心里美滋滋的。如今农科院到处是水泥路,有谁还再穿水胶鞋呢!至于“人无三分银”,咱出身贫苦,我倒没在意。后来下乡去,我才真正体会到贵州的贫困。

苹果情结

1964年10月,我到农科所不久,所里分发苹果,说是刚从冷库里拿出来的。我看了心里不免为之一动,苹果挺大,黄澄澄的,煞是漂亮,吃起来又甜又脆。真没想到,在这里还能生产这么好的苹果。

1965年,到处都在搞样板田,农科所也不例外,抽调了不少技术干部下去搞样板田。到中曹司去的人最多,留在所里的也要搞样板。金法文和康杏媛分在三角坡果树队,我和赵德玉分在水井边果菜队搞样板。这两个队的果树都以苹果的面积最大,其次是梨和桃。我们几乎天天都要下队去,和工人们一起干。结果工夫不负有心人,那年的苹果结的特别好,每当我走到水井边的时候,工人们就朝我喊:老范,快来看你的大苹果哟!我随手捡了个大的一称,有七两半重。那一年,农科所的水果获得大丰收,水果总产量达到34万斤,其中苹果27.75万斤。这也是农科所乃至农科院历史上水果最高的产量了。

苹果出口也是从1965年开始的。当年贵阳周围七大农场大约有6万亩苹果,刚进入盛果期。贵阳苹果的成熟期一般要比北方苹果早,省、市外贸部门看准了这一商机,及时组织出口。出口的苹果品种主要是金冠、富丽、元帅和红星,另外还有香蕉梨(巴梨)。我们农科所的苹果也参加了出口,一年约有几吨,具体数量记不清了。出口的苹果从采摘、分级到包装,都有严格的要求。

当时,农科所的水果在贵阳地区是出了名的,大家都知道烂泥沟农科所的苹果好吃。的确,我们的苹果无论外观和品质,都比其他农场的要好,这是大家公认的。对于这个问题,通过搞样板我才知其所以然。其一,与土质有关,就是我们农科所内部的苹果也不尽相同,小转盘山的苹果就比其他园子的好吃,就是因为那里是砂性土。其二,是得益于我们的有机肥施的多。那时,在三角坡果树队那边有一个牛房,养有几十头牛;挨着水井边果菜队有一个猪房,养有200—300头猪。除了本所出的农家肥外,每天还有马车到贵阳附近的养殖场拉猪、马粪。果树除了秋冬施基肥外,生长期还要施粪水。那时果树队和果菜队的工人,差不多每人都有一挑粪桶。1965年5月,有一天早晨,我也和大家一起挑粪水上坡给果树施肥,由于当时我的身体比较单薄,加上粪池边被粪水溅滑,一不小心掉进粪池里,大家赶快把我捞上来,身上的衣服洗了好几次还是臭的。

那个年代,人们的觉悟确实很高,人人积极工作和劳动,个个遵守纪律和制度。每当果实快要成熟的时候,总有一些落地果,有些落地果看上去还很好,但没有一个人捡起来吃,更没有人从树上摘一个果子吃。只有当我们技术干部下队时,打着试验品评的名誉,大家才能尝尝果子的味道。这虽然是小事,可今天看来也是难能可贵的吧!

水的困扰

烂泥沟这个地方,虽说是下雨“一泡糟”,但是缺水。对于一个科研单位来说,这可是一件不容忽视的事情。听说1955年农试站刚从油榨街搬过来的时候,是用马车从中曹司拉水吃。后来安装了水泵房,要连抽两级才能把水抽上水塔坡。记得1964年我们刚来的时候,在当时食堂(在猫坡宿舍坎上,现已拆除)的旁边,有一个大木桶,用一根水管将小转盘山上的一股泉水(现在园艺所猪房还在用)引过来,大木桶有10来个立方,泉水长流不息,有时桶满外溢,集体生活用水当时也还够用。至于生产科研用水,除了从中曹司抽水外,还修了从花溪水库的引水渠。此外,在后坝、松林坡、大转盘山脚下和南区,还有几个水塘。70年代以后,这些水渠、水塘逐步报废,又先后在猫坡下面打了深水井,在南区试验地安装过喷灌设施,两次在园艺所安装高位水池灌溉系统,投资不少,但一到用水高峰,仍感用水紧张。水!至今还在困扰着我们。

木楼、碉堡和干打垒

农科所这个地方,以前是个私人农庄,建国以前叫复兴农场,解放后改为烂泥沟农场。1955年,当时的农试站从油榨街搬到这里,修建了红楼和灰楼两栋办公楼。以前,这里只有一栋木楼和一个碉堡,木楼和碉堡的西面是一个梨园(现在的招待所处)。碉堡就在木楼的右前方,可能是私人农庄时看家护院用的。梨园里的梨树大部分是日本梨品种,农科所搬来后,经过鉴选,有些品种(如太白梨、车头梨、湘南、麻梨等)从60年代开始在省内应用推广。

木楼座北朝南,分上下两层。底层分10小间,楼上是5个大通间。楼的东北角还有侧楼,有走廊和主楼相连。 1964年我刚到农科所工作,就住在楼上西面靠楼梯的一个大通间,里面共住5人,林基歆和郭大维是老同志,我和马恩远、陶贵祥是新来的。房间里阴暗潮湿,想看书只有到办公室。当时我有一个黑书包,挂在墙上,过了几天变成了白色,原来是上面生的白霉。真难为郭大维还把两、三岁的孩子带在身边。

碉堡大约2.5米见方,分为三层。1966年“四清”期间,我曾当过几个月的民兵连长,当时民兵连有三挺马科兴重机枪和几十支步枪,我就住进了碉堡看枪。碉堡楼上放置枪支,我住在楼下,没有窗子,里面比木楼还黑,一到夜晚有点恐怖,幸好当时还有狼犬——“赛虎”和我作伴。就是这么个碉堡以前马忠民住过,后来温凯庭的老母亲住过。“文革”期间还作过广播室,再后来还成了家属宿舍。

1967年,我们盼望已久的“干打垒”宿舍终于落成了。所谓“干打垒”,乃是60年代大庆油田简易宿舍的模版,造价极低,当年作为艰苦奋斗的精神在全国推广。但无论如何,我们终于住上了有玻璃窗子的明亮的宿舍,一个个高兴的不得了……

木楼、碉堡和干打垒,现在早已拆的不见了踪影。可有谁还会记起它们呢?!

“嘎斯69”和办公室的灯光

1965年的农科所属农业厅领导,所长和书记都是由农业厅的党组成员兼副厅长担任的。温凯庭任所长,阴明村任书记,可是人们通常还是称他们“温厅长”和“阴厅长”。有其说他们是兼职的,他们倒更象是农科所的专职所长和书记。因为他们基本上吃住在农科所,每个星期一农业厅的车把他们送过来,星期六又接回去。那时农科所还没有小汽车,只有“解放牌”和“依法”两部卡车,人们要进城,能搭上所里的卡车是最好的了。要么,就只有走到中曹司去乘公共汽车,赶不上公共汽车就只能步行了。当时,农业厅有一辆“嘎斯69”吉普车,有时厅里就用“嘎斯69”来接送两位厅长。一天,所里正在召开中层干部会议,当时任行政秘书的张忠玉进来报告:“厅里打电话来说要把“嘎斯69”给我们所……”还没等他把话说完,阴明村就怒吼道:“你这个人就是口是心非,我一直跟你说:不要,不要!你就是不听……”结果弄的张忠玉很是尴尬。

那时侯,农科所的科技人员不但白天工作很紧张,晚上也要到办公室,有的看书,有的查阅资料,有的写材料。所以,一到晚上每个办公室都是灯火通明的。当然,两个厅长的办公室也不例外。由于工作紧张,一般人都不在自己家里做饭吃,而是到食堂打饭吃,那时侯食堂的伙食办的还不错。说是食堂,其实只有厨房,并没有饭厅。大家打了饭,就一起蹲在外面吃,一遇雨天就端到办公室去吃。大家边吃边说笑,倒也其乐悠悠。看吧,那时人们是不是还真有点“以所为家”的劲头啊?温凯庭就曾经说过:我死了就埋在猫坡,碑上写“农科所第一任所长温凯庭之墓”。2003年这位老人去世了,享年98岁。在如今的商品经济大潮里,有谁还会去理会他的生前夙愿呢?

精干的机构设置

“文革”以前,1965年农科所基本上实行的是党委领导下的所长负责制,下设所办公室、人事室、总务股、实验农场和五个科研组,即农艺组、园艺组、植保组、土肥组和新技术组,这就是当时农科所的二级机构设置,基本上没有三级机构。

办公室主管全所的业务工作。马忠民任主任,彭帮均为业务秘书,李坤为总技师。下设情报室、图书室、种子室、植棉室、收发室和打印室,主要是为全所的科研服务。

人事室负责全所的人事和党务工作,由孙琦彩任主任。下设机要收发室,还分管子校。子校只有小学,7位老师,任宜中任副校长。

总务股负责全所的后勤工作。张忠玉任行政秘书,田维龙任股长。下设总务室、财务室,医务室(有6名医务人员,杨再华负责),还分管食堂(刘家祥负责)、接待室等。

实验农场由左汝厉任场长,下设供管组和后坝队(队长肖习甫)、新烂泥队(队长潘依才)、药物队(队长汪天福)、果树队(队长赵国辅)、果菜队(队长彭运显)、蔬菜队(队长彭耀显)、西区队(队长王炳清)、机耕队(队长金少芝)等8个生产队,还有1个养蜂组(组长孙锡媛)。

农艺组是当时最大的科研组。卢培凡、宋启灵任组长,孙智开、丁道复任秘书,分水稻、玉米、油菜、大豆、薯类、作物栽培等专业。

园艺组由马光灼任组长,林寿斌任行政组长,范恩普任秘书。分果树、蔬菜两个专业。

植保组由饶钦与、吴明藻任组长,金法文任秘书,分植病、虫害、农药等专业。

土肥组由李家祁任组长,韦国珍任秘书。分土壤、肥料、绿肥等专业。

新技术组由郑琏玉任组长,刘仁厚任副组长,刘同荣任秘书,分农业物理、辐射育种等专业,另设有钴源。

当时农科所的机构设置和人员配置都很精干。例如,除了实验农场,全所只有一个财务室,两个财务人员。总务股只有陈立山一个人负责全所的物资采购任务,所办公室也只有七八个人。

农科所的技师们

在我看来,1965—1966年可以说是农科所的鼎盛时期。那时农科所有一百多个技术干部,来自全国各地及不同院校,绝大部分都是大学本科毕业,基本上都分布在五个科研组。当时的技术职务,除了技师,其他都是技术员。我们刚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,是技术13级,技术9级以上的才是技师。李坤是技术5级,是级别最高的技师。还有饶钦与、卢培凡、马光灼、宋启灵、李家祁、吴明藻,也都是比较资深的技师。在全省农业科技系统为数不多的技师中,农科所就有13位。这支技术队伍,在当时是相当强的了。

我们五个科研组的不同专业,基本上都有技师作为学科带头人,带领其他科技人员开展科研工作。

所办公室有李坤和彭邦均,他们都是园艺专家,在办公室从事科研管理工作。

农艺组有卢培凡,水稻专家;宋启灵,植物生理专家;钟哓光,玉米育种专家;雷育仁,油菜育种专家。

园艺组有马光灼,蔬菜专家。

植保组有饶钦与,植物虫害专家;吴明藻,植物病理专家。

土肥组有李家祁、窦质彬、苗其硕,都是土壤肥料专家。

新技术组有刘仁厚,农业物理专家。

另外,郑琏玉是留苏副博士,辐射育种专家。还有果树专家徐绍舜、研究大豆的专家陈荣肃,据说他们两个都是技术9.5级,距技师级仅半步之遥。

在那个“左”的年代,我认为农科所还是比较尊重知识、尊重人才的。各科研组的组长都是由这些技师担任。所里领导要求我们年轻的科技人员,不要叫他们“老张”“老李”的,要称他们“技师”。猫坡前面尚存的那两排平房宿舍,现在看起来不起眼,当年可是农科所最好的“技师宿舍”,是专门给技师们住的。而那时我们一般科技干部的住宿条件,还是木楼和“干打垒”的水平。

实验农场

2005年春节前,我从院办公室开了一封介绍信,到省档案馆查阅农科所时的档案。本想只查看一下当年农科所果树的产量,却把农科所实验农场1965年的生产收支统计表和1966年的计划表摘抄下来。现在我把它罗列出来,也许能反映出当时农科所兴旺发达的一个侧面。

1965年实验农场总收入 323720.27元

总支出 331921.06元

国家补助 37206.00元

余 额 29005.21元

粮食作物 单位:亩 斤

 作  物  名  称

 播  种  面  积

 平  均  产  量

 总   产   量

  水        稻

    52466

     8643

    453502

  玉        米

    32438

     5710

    185499    

  红        薯

    11172

    32840

    336991  

  黄        豆

     9648

      330

      3156  

  小        麦

     9258

     27918  

  合        计

   140575

     5450

    766361      

油料作物

 作  物  名  称

 播  种  面  积

 平  均  产  量

 总   产   量

  油        菜

    17828

     2100

     38801

  花        生

    10449

     1080

     11345

水 果

   名           称

    面           积

    产           量

         桃

         400

       53296

         梨

        1208

       61280

      苹     果

        3938

      227749

蔬 菜

       产               量

             522181

1966年实验农场计划总收入:30万元

大季作物 单位: 亩 斤 元

  名        称

 播  种  面  积

  产       量

   收       入

 粮  食  作  物

     1230

    831500

   76209.75

 经  济  作  物

       73

      9100

    2844.00

 蔬          菜

      172

    354900

   14592.00

 合          计

     1475

   93645.75

小季作物

 名         称    

 播  种  面  积

  产       量

收       入

 粮         食

      361  

    57550

     8815.00

 油         菜

      207

    41400

     9936.00

 蔬         菜

      160

   195500

     3410.00

合         计

      668

    22161.00

水果

 名         称

 面         积

 产         量

 收         入

 苹         果

      376

     250000

    50000.00

      梨

      219

     110000

    16500.00

      桃

       55

      40000

     2800.00

 其         它

       25

       2000

      160.00

 合         计

      675    

     402000

    69460.00

其他项目

    名         称

   产           量

    收         入

    药         材

       12000.00

    蔬   菜    种

         500.00

    猪         肉

        50000

       30000.00

    白         酒

        90000

       54000.00

    蜂         蜜

        12000

       10800.00

    果   树    苗

        10000(株)

        2500.00

    牛         奶

         8000

        1600.00

    运         输

       10000.00

其他(鸡蛋、巢础、鱼、烟叶)

        3629.25

看了这些数字,我感触颇深。当年的省农科所真是一派兴旺景象。所属实验农场每年都要承担全所五个科研组的科研试验任务,仍然能取得这样好的生产成就,实在是难能可贵的。须知,那时我们农科所的事业费总计还不到50万元,实验农场的收入就达32万多元,相当于事业费的70%以上。当时农科所的科研成果在生产上发挥作用,也体现在实验农场的科研试验与生产上。60年代我省的粮食产量,水稻亩产不过400—500斤,玉米亩产不过200—300斤。而我们实验农场的500多亩水稻,平均亩产达864斤,最高亩产1300多斤;300多亩玉米平均亩产571斤;500多亩果树,果实累累,年总产达34万多斤;100多亩蔬菜供应全所职工家属,用不着到外面买菜吃。实验农场真正起到了示范作用,每年来自全省各地的机关干部、学校师生、农民群众,来学习的、来参观的、来验收的……总是络绎不绝。至今,我们这些老同志依然怀念老农科所那段欣欣向荣的时代。

“ 所”改“院”历时13年

1966年9月,农科所的“四清”运动进行到后期,建立了新的所党委,由廖华峰任副书记(书记暂缺),委员有赵飞彪、刘汉屏、安玉录、刘玉平等同志。当时党委决定由我担任秘书。不久由我起草了给省委的报告,要求把农科所改成“贵州省农业科学院”。很快省委就批复下来了,又由我把原来农科所的公章全都换成了“贵州省农业科学院”的公章,而实验农场则改成了“贵州省农业科学院东方红实验农场”,这说明当时已经有“文化大革命”的气氛了。

由于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干扰,当时还没有来得及配备农科院的行政领导班子。所以,在十年动乱中,农科院实际上还是农科所的建制。直到1976年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才真正开始筹建农科院。1977年实验农场分开,干部、工人和土地分到科研组管理。记得是果树队、果菜队、蔬菜队和畜牧队合并到园艺组,其他队与农艺组合并,机耕队除小车外也分到科研组。

一直到1979年才建成了真正意义上的“贵州省农业科学院”。张梦迎任院党委书记,李坤任院长,卢培凡、张鸣任副院长。下面分成水稻、旱作、园艺、土肥、 植保、原子能利用、情报和中心实验室等8个研究所(室)。院里设置了“四处”(政治处、科研处、后勤处、计财处)“一室”(院办公室)等办事机构。同时配备了各所、处、室的领导班子。至此,农科院的建制才算完成了。1984年旱作所分为旱粮所和油料所,另外成立了综合所和生技所。

    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